【经典文章阅读网站,文学爱好者的心灵驿站,原创文章在线投稿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钱柜娱乐 > 心情故事 > 文章内容              心情故事

我等一支月色

作者:不见经年 来源: 时间:2017-03-31 13:54:43 阅读:次   投稿   注册

  我等一支月色

  一

  下课钟声响起,学生鱼贯而出。打闹声四起。校门许多家长来接小孩。但陆然只看了一眼,就低下头,回去了。今天放假,然而陆然不想去玩,他想赶紧回家放书包,然后到岭上去。奶奶在那。奶奶,奶奶一直不告诉自己母亲在哪,还有爷爷。村里的邻居都说,其实自己是孤儿--其实不是,他见过父母的,在奶奶房间的一个隐秘的抽屉里。但那是父亲小时候的照片。听说父母感情不好,但父母好过的,在四岁带他去景区玩的时候。那时候桃花刚开,春微暖,阳光刚好。只是他们玩自己的,而自己,全然是个被忽视的存在。大概是烂漫的季节,不适合带他吧,陆然后来这般想着。他喜欢吹笛,那清脆的声音,才能使自己快乐。但家里不富裕的奶奶,不知从何处找来那么多钱,送自己去了一个培训班,在这座城市算是最好的了。

  他虽然只有奶奶陪着,但生活却不是拮据。他和奶奶一个月要用将近4000多,但奶奶一个月才能挣1500左右,但奶奶不知如何变得那么多钱。小伙伴们羡慕不已。于是有许多伙伴和自己玩,但只见自己每天带牛奶,却不带钱,就只剩下了几个,平常他们也不多话,于是他更喜欢吹笛了。他喜欢到竹林里吹--那里没人,他可以快乐些。要不然那些伯伯大娘总问自己一些问题。似乎一定要自己每天哭,想着父母才行,而且该皮。上树、下池塘、偷瓜、自己去很远的地方,使奶奶找不见。做点危险的事情,比如把他们的柴火点了,然而这些事他都没做过--就算做了,他也会去问一声,比如上次去池塘钓鱼,他问了一位叔叔,叔叔从来不答应小朋友去钓他池塘的鱼,那次却允了,而且只许他去。

  这大概使他们不满吧,每天一见自己就忘记了干活,每天挖苦自己。似乎他不该这样。他们的孙子都皮,凭什么他不皮。他吹笛子,也成了黑点。那次省里一个著名的笛子音乐家去到他们学校挑人参加文艺比赛,全校只有他能去,那位音乐老师只在人群中看了一眼,就选了自己,似乎他的事有点急,然而却特意交代校长,就是自己,别的人都不要,后来他便被带到了省城练习,那次奶奶想陪自己去,但想到土地,便狠心让自己一人前去了。那里只有一栋简陋的楼房,房间里是上下床,但只有自己一人住,其他孩子都有老师带着,去美丽的公园练习,当然这是他的想象,但大抵是吧,他每天都见他们出去。忘记说了,那位著名的老师把他带到省城就不见了,偶尔每天晚上来教自己练习。在他来一周后,比赛开始了。大家穿的衣服都很光鲜,只有他穿得朴素--简简单单的。舞台下有许多人,听说有许多专家和领导,还有电视台来采访。这是他见过最光鲜的舞台。他那时是四年级,一个年级十四个选手。比赛很快,他看着,手里不断出汗,比他小小的小朋友表现得比他好,各种技巧,而且悦耳动听,他才知道,这才是吹笛子,才是艺术。

  他越来越紧张了。此时他的老师过来了。他微微笑,拍了拍肩膀,他道:“要上场了,你……你不必紧张,我为你寻了一簇竹子,你只按你平常的吹便罢了,紧张的话,面对竹子,我知你喜欢竹子,所以你就看着它吧,那首曲子,按你平常的吹法便可。嗯,该你上场了。”此时工作人员在搬竹子,他深呼吸了一下,主持人上台,在说窜场词,他忽见灯光一暗,主持人退场,他便上去了。他不会做别的动作,底下的人都在笑,他太僵硬了,此时他的老师看过来,点了点头。他突然就心静了。笛子放在嘴边,音符便跳动起来。是虫儿飞。他想起小时候的中秋的晚上,只有他和奶奶,天上繁星点点。烛火摇曳,黑暗里,他看见了田野的树,月色撒下几点光,静谧,融合。萤火虫从那里飞来,飞过矮矮的楼房,向远方而去。此刻很神奇,见到了云朵。一丝丝的云,紫红的颜色,像是天空被撕开一角。他仿佛见到了爸爸妈妈。爸爸妈妈在笑,抱着一个孩子,他激动的跳了起来,和奶奶说,爸爸,爸爸,还有妈妈,妈妈!邻居看向了天空,然而没有看见什么,便嗤笑,然然,你做梦了吧,天上哪有人,是啊,陆然看着天空,天上哪有人,只有一轮圆月,星星,以及那棵黑夜里的树。他似乎感到了眼角热热的,心里很痛,然而他笑了,他还有奶奶,是啊,还有奶奶,奶奶睡着了,搂着他。手是那样破旧。但是,暖暖的,贴心不已。曲子终了。

  声音停了,他才发现自己是闭着眼,开眼时,全场的妈妈们都站了起来,热烈的鼓掌,掌声响了很久,有些妈妈抑制不住自己,失声痛哭起来。他不知发生了什么,忽而想起老师说要鞠躬,便深深据了一下。他退场了,松了下来,但心里却隐隐有些难过。他不知完成了任务没,但此刻他只想回家,奶奶还在家等他。老师紧紧抱住了他。良久说:“你可以留下来吗,我教……算了,有时间我去你家吹笛子,现在,我们去吃饭,然后回家。”后来他不等比赛结果便回家了。回到村里,鞭炮声响起,还有烟花。村长和笛子老师握手,一群人都围了过来,但他不见奶奶。他心急了,从人群里出来,回到他家。奶奶此时看着电视,老泪纵横。似乎感觉到孙子的归来,赶忙抹着眼泪,只说了一句:“孩子,你回来了,奶奶去给你热饭。”奶奶驼背的身影让陆然心酸。陆然想,他要赶紧长大,好好学习,不要奶奶操心。

  第二天回校的时候,全体学生都围了过来,学校知道了陆然的表现,然而也没怎么高兴,只是在例会上点了一下,这件事便过去了。现在重要的是成绩。

  二

  陆然想着这些,突然觉得心凉。他突然想买一台手机。他的笛子老师说,他有QQ,可以联系家人去,可以看着爸爸妈妈的图片。但他不知在哪里攒那么多钱,也不知奶奶是否同意。他即将升初中,有一天也要自己生活,也是需要手机联系的,他想,这便不是不合理的要求吧。他一边想着,一边回到了家。奶奶还没回来。昨天笛子老师说,这周的学习取消,让他自己去公园练习,但是他不知道公园在哪,想必奶奶知道。他急需找到奶奶。但现在他有事要做,他开了门,放下书包,然后淘米,再煮上两道菜--奶奶经常回来的晚,所以他自己学会了煮菜。煮好之后,夜色已暗,这是不适出门的,他只好呆在家里。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他的奖状。他急忙翻开书包,把奖状贴在了自己的房间,这样他才心满意足。他又吹起了笛子。

  这回奶奶回来了。门吱呀的响了,奶奶拿着锄头进屋。饭菜早已凉了,奶奶叫了几声陆然都没有回应。“陆然!陆然!”奶奶着急了,缓慢的走着。这时上高中回来的陆同过来看,问奶奶如何着急,一边安慰一边向房间走去,只见陆然对着墙壁对着奖状自言自言。他凑近去听,是一首歌,一首幽静的曲子。陆同仿佛看见了一个幽静的山洞,一个孩子在那里寂静的坐着,在看着天空。他想起小时候,也是这般,一个人面对着墙壁,不愿与人聊天。“陆然,陆然?陆然!”“嗯?陆同哥,奶奶?你们回来了,我把饭煮好了,我们去吃饭吧。”奶奶淡淡的看着孙子,想必又是想起他父母了,不然孩子不会这般的。但是,当年,谁知道呢?所有的事情都可以绝望,但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希望。但现在是绝望。奶奶请陆同吃饭,陆同谢绝了奶奶,他回去了。他觉得必要做点什么事。用过晚餐之后,奶奶和陆然看着电视。省电视台播放了一个节目,是组织留守儿童去G省看父母的。一路上孩子们欢声笑语,可以看得出他们很快乐,也是,可以和爸爸妈妈见面、生活,谁不快乐?可是这种报道,却深深伤了陆然的心。他以为他可以将思念放下,却不曾想是如何的深重。泪滚烫的落下,抑制了十二年的痛从此溃决。他抱头痛哭了起来。这些年有许多人羡慕他,有许多人嫉妒他,也有许多人帮助他,却重来没人知道,他到底怎么想。说得难听一些,他要反抗,他想和他们玩耍,他想说,我希望我会快乐,然而只是一厢情愿的想,也如那些人一厢情愿的想。

  奶奶安抚着孙子,但她知道这回事情严重了,她一直关注着孙子的情绪,没曾想还是控制不住了。奶奶拿起孙子的笛子,庄重地端详,然后才慢慢吹起来。是惜春词:“萧萧风江畔, 叹人间冷暖 ,昨日去而复还 ……”那个夜晚,陆然哭了很久很久。后来出门,眼睛肿肿的,第二天又哭,一直反反复复。村里人议论纷纷。然而陆然却一边哭一边把农活干完,花生两天拔完了,玉米用了半天,这里有三亩地。然后花生只用了三天便摘完,比许多家庭都快的多。在这暑假里,陆然成长的很快。得空了,央求奶奶买了辆三轮车,去市场上卖菜。每天天还黑的时候,就去卖,下午回来,休息一两个时辰,便又去做饭、拿菜,每天都是如此。但奶奶在多日的劳累下,病倒了。奶奶被陆同送去医院之前,一直流泪,病中的她骂丈夫,骂儿子,骂媳妇,然而一想起孙子,就不舍了,她的手一直握着孙子的手不放开。

  陆然看着奶奶在吊针,心痛不已。平常不信佛的他,在对着月亮祈求。月色清清,医院楼下灯光璀璨。但是他还是喜欢月亮。他不敢看月亮,怕它是圆的,不够好看。然而这世上哪有不圆的月亮,在许多人心中,喜欢的月亮就是圆的。但陆然还是许愿了,许愿奶奶赶紧好起来。奶奶醒了,她轻轻的啊啊的叫着,陆然赶紧去看,他握住奶奶的手。此时陆同进来看见了,眼角不仅湿润了。他去到陆然的身边,轻轻贴耳说了几句话。陆然惊奇的穑∥〉摹D棠桃恢蔽兆潘氖郑饺坏降鬃笥椅训模恢趺窗臁K胝展四棠蹋肴ゼ桓鋈耍蛐砟歉鋈酥酪南侣洌蹦晔呛透改敢黄鹱叩模改赣邢M恕U庋幽棠叹突开心点。但是他这么一个小孩,如何去见父母?他才十二岁,去到车站便被警察叔叔送了回来。做其他车吧,即使自己再聪明,终究也抵不过叔叔们的诈骗,而且奶奶谁来照顾?但是神奇的是奶奶坐了起来。奶奶沙哑的说道:“去吧,去吧,我不要紧的。”然而陆然不敢转头,听到这句话他心痛不已。他学习的愿望只为了能让父母见到自己,包括答应笛子老师去参加比赛。他可以不要名次,但是他需要温暖、月色般的温柔。他想和家人一起在中秋的晚上看一轮明月,这是他一直希望的事情。现在有希望了,他觉得无比的高兴。然而高兴,却也难过,八年了,为何爷爷、爸爸、妈妈从未回来过?难道自己从来不招人喜欢吗。还是,他们觉得他和奶奶是累赘,从此抛弃了他们。他想不通,但是现在也不急想,首先是照顾奶奶。

  医生说奶奶有些劳累,需要休息。陆然安慰好了奶奶,才掩门出去。他见了名义上的堂哥。“同哥哥,你刚才说,你找到了我爸妈的联系了?那么,他们在哪?你可以带我去找吗?”陆然热切的看着陆同。陆同苦笑与无奈,有些事不一定是他能做到的,这天底下那么多的事,也从来不是靠努力就可以完成。他上了高中,经历过许多,才明白这个道理,然然那么小,还没经历什么,能完成这件事?“然然,你看,我们那么小,那些大人肯定是不会同意我们自己去找,况且,你独自前去,你奶奶也担心,不然这样,等哥哥找到方法,联系叔叔阿姨,你看行不行?”陆同想,他先安慰好然然,然后才能去联系叔叔阿姨。:“同哥哥,你一定有办法的,对吧,我知道你很厉害,你的学习成绩很厉害,听说都可以上Q大,你带我去找吧,我不想靠着这学习的努力,不想装清高,不想看着圆圆的月色,圆圆的月饼,圆圆的苹果,什么都是圆的,只有我的家不是圆的,我求你了,我求你了,同哥哥,我只想见爸爸妈妈,我只想见爷爷,我不想吹虫儿飞,我想吹团圆的歌,同哥哥,同哥哥,我求你了,我求你了,我求你了。”夜色如水,小月淡淡,医院走廊,只剩下了摊在地上的陆然和深思的陆同。偶然间,一位爷爷辈的老人泪眼婆娑,悠悠的消失在走廊里。

  哭晕的陆然被送到家里休息,这段时间的事情暂时被搁置下来了。医院。陆同的父亲。“七婶,你好些没,然然回去了,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您怎么不和我们说,你知道吗,昨天然然,哦不不……”“老婆子,你……你好些没?”一位穿的朴素的衣服的老人出现在门口道。陆同父亲回头“七叔?”“他爷爷?你,你,你回来做什么,不是不要这个家了吗?”陆同提着水果走到门口时,听到了这句话,事情果然又狗血了起来。

  六岁那年。“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奶奶,我想爸爸,爸爸不是说,他不想我成为被抛弃的一代吗?奶奶,什么是被抛弃的一代啊?”陆同不懂。他只知道,父亲也曾眼睁睁看着父母离去。一代一代的人,都是如此。然而因为某些原因,自己也被父亲丢在了家里。后来是奶奶。然而奶奶没有回答陆同的问题,因为这是个深奥的问题。我们一代一代离去,似乎是为了这个家,然而家庭呢,似乎家庭变好了,这个家却冷漠了。所以奶奶不能回答这个问题。在期盼父亲回来的深夜里,陆同辗转反侧,隔壁的小叔叔小婶婶又吵了,七爷爷一气之下把锅碗瓢盆都摔了,巨大的声音使陆同睡不着。第二天,陆同再也不见七爷爷。第二年,小婶婶生了一个男孩,便是陆然。他只见了一面。也在那年的九月,父亲寄钱回来,送自己去了一所封闭的、军事化管理的学校。他的亲婶婶生了一个小弟弟,从此奶奶便和亲婶婶住在一起,他便只有寒暑假才回家住。两年后,隔壁家的然然四岁了,该到上幼儿园的年纪,但这四年七爷爷再也没回来过。他便自己周末回家,去和然然玩。然然却不理人,只是一个人呆呆在竹林里吹笛子,中秋时,他约然然去玩,然而年仅四岁的然然从幼儿园学会一首曲子之后,就一直吹这首曲子,是水调歌头。那晚他再也没见过然然的父母。后来的七年,然然和奶奶一起生活。从此然然说,他要向同哥哥一样,做一个成绩好的小孩。他不知道然然为什么有这样的志向,但是就在那年,他的父亲回来了,带着一笔巨款,开了一个商店。所有的小朋友都羡慕他,然而他的心已死。他一直扮一个花花公子,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只是他知道,自己做哪方面都是错,那么自己不如更加努力,避免重蹈覆辙。他看过其他像他这般的孩子,在网吧、在夜市里沉醉,学习一塌糊涂,在毕业以后,又结婚,又走父亲的老路。他不想如此。

  相关专题:月色

网友的读后感

关于我等一支月色的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