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章阅读网站,文学爱好者的心灵驿站,原创文章在线投稿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钱柜娱乐777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              爱情小说

于是,在那个秋天我们说了再见

作者:心在远方的人 [TA的文集]来源:原创 时间:2017-04-23 13:28:05 阅读:次   投稿   注册

  在严鸿飞的记忆里那是一个非常寒冷的秋天,北方的秋天从来也不会如此,隔三岔五的下着,就算不下雨的日子到处也都是阴郁潮湿的。然而就在那么个晴空万里的日子,她和他说了再见之后转身而去。在他面前她从未如此的骄傲过,冷冽的吹起她的短发,吹过她的面庞,让那两行眼泪瞬间风干不留任何痕迹。

  初识萌动

  秋天是开学的日子,严鸿飞一走进高一二班的教室就看见诺大的一个教室已经被填的满满当当。这所中学她已经念了三年,升入高中也不过是从一楼搬到二楼,没什么新鲜感,所以她在今天报到的日子来的格外晚。教室里几乎每一个座位上都有了人,其中到有三成是熟悉的面孔,他们都来自这所中学的初中部,有些曾经是严鸿飞的同学,如今又在一个窗下让人不知是喜是烦。认识的人三两一起的或站或坐的说着话,她看见黑板上贴着座位表便上去察看,找到了自己的名字转头正欲离开,却不想旁边竟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堵肉墙,几乎撞进那人怀里。好高大的身躯,需仰头观望,那黝黑的脸,大大的双眸。她心下一惊,同时看到那人眼里同样的惊异。

  “对不起!”

  “对不起!”

  两人同时启口说了同样的台词,后又彼此哑然一笑。这是他们的第一次相遇,甚至都没有问过对方的姓名。每一次严鸿飞想起那一刻嘴角都会不自觉地泛起小小的波纹,如果可以她愿意他们永远都停留在那个时候。

  开学后的一个星期内老师任命了所有的班委,他竟成了班里的体育委员,于是她知道了他的名字:吴冰。老师让他当体育委员的确实至名归,无论是长短跑还是跳高他都是名列前茅,听邻桌的小枫说他初中是市六中的长跑冠军,足球队前锋。她不禁嗔舌,心里生了一颗草。学校的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循规蹈矩规律而没什么滋味,只是一向不喜欢规规距距的她每天竟期盼着上学,她不再迟到,而是盼望着在学校的门口,或者是自行车棚,最好可以在教学楼的走廊里和他不期而遇的道一声:“早”。她个子矮小坐第一排,他身型高大,几乎要坐到教室的最后。隔的那么远,她只能趁老师写板书时假装回头看后面同学的笔记,抬眼望见他时常对着窗户发呆。阳光明媚的上午,他仿佛披上了金色的光影。

  班里并不缺少爱玩的人,从初中升上来的同学本来就比别人更加熟落,呼朋引伴的各自带上新认识的朋友,到公园去驰骋玩耍,到某人家里去打扑克,最不济也可以去隔壁学校探望一下离开的老友。然而所有这些的人群中从来没有他的身影,他总是独来独往,对人微笑却并不交谈。她只是奇怪:难道他就没有交下个把新朋友?她想关怀他却又不知如何开口,毕竟男女有别,小孩儿的心性更多的是矜持与羞怯。一晃之间期中考试了,成绩已出来,每个人都有了个新位置,毕竟做学生得要成绩来说话。严鸿飞本就是个中等生的平,这几个月的心思又没落在学习上,自然又往下掉了掉,但她惊喜地发现吴冰的成绩与她不相上下。这样他也不会嫌弃她了吧?这样他们才是契合的一对。

  原来他眼里有了一个她

  考试结束之后,老师让同学们重新选举班委,有些之前老师指定的人落了榜,吴冰却依旧还当他的体育委员。老师看了吴冰的成绩后私下找了他谈话,内容无非是让他要在学习上更多下些功夫,不要辜负了同学和老师的信任。吴冰一一点头应下,心里却如一团乱麻搅动。这一切看在班主任的眼力自然当作是这孩子的诚惶诚恐,聊了一会儿就满意的放吴冰走了。

  出了办公室,吴冰依旧情绪低落,在老师同学眼里他一定是为期中考试成绩不佳而沮丧,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份悲泣是为了谁。于悦,这个名字搅动着他的五脏六腑,让他无法平静。

  刚刚知道她和他考到了同一所高中的喜悦还未退尽却又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健硕身影挺立在校门之外,这让他沮丧。然而见她的脸上竟没有了先前娇俏笑容, 他心中自然还是一喜。他们并没能在一个班,而他的心里总仿佛揣进了几只兔子般的不得安生。她,于悦,他的初中同学,他的梦中情人,他心中的结。从看着她白净面庞上的一双闪烁的星眸到无法直视的那日益丰腴的酥胸,她在他的心中一日比一日的美,一日比一日的折磨。自从在这所中学看到她的第一眼起,他的心就一直捉摸着一件事情:让她注意自己,再也不能与她错过。如此的努力了几个月,他有些筋疲力尽,而得到的只是和她浅淡的微笑和偶然几次的邂逅交谈。

  “你是六中来的吧?”

  你怎么知道?”

  我也是六中的,见过你,只是和你不一个班。”

  “原来如此,真是有缘。”听着这样的话,他心中狂跳,她却依旧云淡风轻。

  他开始放学悄悄等候,默默地假装与她在路上巧遇同行。她总是悄无声息的骑车,他也只能偷偷揣摩她的脸色尽力逗她开心

  冬天来得时候吴冰终于有了机会,那天天气阴的利害,看着就要下雪了,放学时天已经全黑了,他有意等着她一起走,她没有惊讶只是微微笑着同他一起在街上骑着车。离开学校没多远的一个居民区的小路上,突然从旁边的胡同里窜出几个推着自行车的人拦在了路中间。

  “于悦,你给我过来。”其中一个高大的男生厉声喊道。

  于悦先是一惊,然后厉色的回应:“你是我什么人,我干吗听你的?”

  “去把她给我揪过来!”那男人对着旁边的几个男生下着命令。

  几个男生放下手里的自行车围了过来,而同时吴冰一挺身挡在了于悦的身前。

  “你是什么东西,让开,否则让你好看!”男人又大声呵斥着,却得到吴冰文思不动的无声反抗。路灯下于悦看着吴冰紧绷的侧脸,他眼神中多了几分决绝。女孩儿心中的恐惧在这样的眼神下慢慢退去。就在几个男生步步逼近时突然一辆卡车开来停在旁边,车上跳下几个男人开始往下卸东西,几个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分了神。吴冰突然转头在于悦的耳边轻声:“快跑!”两人立刻踩上自行车往远处狂奔。吴冰一手推在于悦的后背帮她用力,没等那几个人反应过来,两人已经骑远。暮色沉沉的傍晚,他与她在灯影婆娑的街道上飞驰,他们互视而笑,任由冬日寒厉的晚风吹开来衣襟吹乱的头发。那一刻她依恋了他,而他心中的狂乱只为着她。

  默默地注视

  自那天之后放学的路上两人同行就成了惯例。他们换了放学回家的路线,之后再没有遇到过那群人。在吴冰的记忆中,那是他经历的最温暖的冬天,好像每一天都是阳光明媚的,即使是北方光秃的树枝都是那样的好看。只是他并不知道,这个冬天对于另一个人却是出奇的寒冷。吴冰和于悦在一起的事在两个班里已经是人人皆知的八卦新闻了,只是碍于班主任的严格管束,表面上仿佛还是默默无声。严鸿飞自然不是聋子瞎子,这样的消息她也知晓的很早。没有人会在乎她这样一个默默无闻的女生有如何的想法,尽管知道这个消息的那一瞬间心里的刺痛让她咬紧的嘴唇,她却没有可以痛痛快快哭一场的借口,吴冰甚至和她没有怎么说过话。而她只能远远的默默地注视着他们两个人的身影。

  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十有八九都不能如了人愿,然而大多数人都不过是凡夫俗子,再无可奈何日子还是要过,饭还是要吃,学还是得上。从小学游泳的严鸿飞的身体一向很好,然而这个冬天她竟病了几次,发烧几天,妈妈帮她跟学校请了假,生病的日子可以不去上学,于是就不必看到他和她在一起的样子了。不得不去学校的日子她几乎掐着点儿进教室,匆匆忙忙的不会再有时间与他邂逅。终于熬到了放寒假,她一头扎回家,不想见任何人的窝在家里不出门。春节喜庆的气氛终于让严鸿飞从失恋的伤痛中恢复了起来,好友们一起四处串门玩乐的欢快日子让那个人的影子渐渐淡了起来。再到开学的时候,严鸿飞又是一派生机勃勃的模样。真的是这样吗?当严鸿飞看到那一对背影时才真正明白一切都没有那么容易,只是她不会说给第二个人知道,自己的伤口只能自己舔舐修复。她开始跟班里一些要好的男生一起出去玩,打牌,喝,郊游。她不知道是不是只有这样她才能不感觉到伤口的疼痛,是不是只有这样她才能在见到他注视着那张俏美面庞时心里才不会有一只手在纠扯。这样的日子过得好快,转眼就过了期中考,再一晃期末考也来了。这样的日子过得也好慢,一天一天的数,看着他脱去厚重的棉衣换上春衫再又是轻薄的夏衣,黝黑的皮肤,健硕的身型,每看一眼都是折磨,她只盼着暑假快快到来。

  期末考终于结束了,她竟不愿再回学校看成绩。托了惠惠帮自己查了分数,虽不理想但并没有不及格。就这样吧,如果没有他的微笑,什么也都不那么重要了。老师的表扬,父母的赞赏,花团锦簇,于她仿佛没有什么价值,她也不想去争取。

  年少时的爱情

  悠长而炎热的暑假让严鸿飞的心终于得到了休息。和同学好友一起去游泳是她最喜欢的节目,投身到水中她的世界瞬间安静,眼前是绿色的池水,脑中一片空白,心中也可以一片空白。她一圈一圈的游,她喜欢这样的感觉,只有她自己,容不下其他。一个暑假过去严鸿飞变得结实了不少,个子长高了一块,身体的线条起伏有致。而另外一个重大的消息让她更是有些错愕的惊喜------吴冰和于悦分手了。

  高一的期末考试吴冰的化学和几何全都不及格,其他几门的成绩也是马马虎虎。于悦更是挂了3门。两个班的班主任可不是吃素的,私下一商量,分别找两个早恋的学生谈话。班主任苦口婆心的摆事实讲道理,临了拿出了杀手锏“如果不分手就请家长”。

  当于悦说出分手两个字时,吴冰一片茫然。一切美好才刚刚开始怎么就结束了呢?他甚至还没来的及为自己的爱情不顾一切的干点儿什么。他不怕班主任的威胁,他愿意为她和这个世界为敌。看着于悦平静而坚持的抿嘴不语,他甚至怀疑她是否真的爱过他。他不舍却又骄傲的不愿去乞求。好吧,一切都是如此迅猛,他的初恋,根本没有给他玩味的时间就这样的灰飞烟灭,留给他的只是心中的一片空旷。那几个星期里他都是垂头丧气的,初秋风轻云淡碧空万里在他看来同样是灰暗的。然而他并没有发觉有一双眼睛一直注视着他,为他的伤痛而悲切,为他的颓废而焦急。

  新学年每一个同学的身体都有了或多或少的变化,很多人长高了,班里重新调整了座位。严鸿飞被调到了靠后的座位,而吴冰被调前了几排。他就坐在她的右后方,他离她如此的近,她稍一扭头余光中漏出他不羁的形容。她好开心,又好难过,这么近他却还是没有抬眼看过自己几回。什么叫近水楼台先得月!她会在他面前和后排的同学大声交谈,眼波扫过,他还是无动于衷,于是有意无意的跟他借支圆珠笔,看一眼他的笔记。他终于发现了她的殷勤,偶尔还会主动和她说些闲话。她好开心,每天上课的时间竟是如此的美妙。

  冬天又来了,她说天黑,放学主动约他一起走。他想起和于悦的那些傍晚,心里一阵酸楚,默默地跟着她去自行车棚取了车上路。在傍晚寒冷的北风中两颗心相互靠近取暖。她什么也没对他说,他全明白,他不想她的梦如同自己的梦一样的破碎,即使那一天终会来也希望更晚些。

  看着眼前男人眼中的忧伤严鸿飞的心里不是不难过的,但她总想着只要自己更多的关怀和温暖,那颗原本不属于她的心有一天也会融化吧!然而世上的事情又怎会尽如人意呢!没有经历过人生的小女孩儿不明白那是何等的奢求!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冬天再寒冷黑暗也总会过去,春天脚步从没有迟疑过。每年的四五月份都是学校活动最多的季节。明年就要高考冲刺了,每一个高二的学生都格外珍惜这个恬淡美好的春天。学校运动会和歌唱比赛相继进入热火朝天的阶段。严鸿飞的短跑是班里的翘楚,而同时吴冰又是体委,这给了他俩更多的机会同进同出。放学或是周末年级里几个班的选手都会在操场上训练,同时也有各个班里的同学来加油或者服务。

  有些事情该来的终究是要来,即使再美丽的粉饰也会有被剥落的一刻。那是一个艳阳的周六,吴冰带领着高二二班四乘一百米的四个姑娘在操场上训练。这是个需要配合的项目,而且也是班里最有希望夺冠的项目。整个下午和暖的阳光照在操场的跑道上,照在人的身体上,舒适的温度从皮肤渗透至心里。严鸿飞跑最后一棒,看着吴冰跑来跑去的指点着,他叮嘱着的语言,关切地眼神让她有一种恍惚,她的心她的头脑都沉醉而荡漾,直到看到他扭头瞥见观摩的人群中一个人的身影。她看见那个身影扭身离去,同时也带走了他的心。接下来的时间对于他仿佛是折磨,他一直心不在焉,就连严鸿飞她们四个人跑出了当天的最好成绩他也只是勉强一笑。他依然对她牵肠挂肚,她哪怕只是一个落寞的眼神,他都会不知所措。严鸿飞紧紧地咬着唇,春日傍晚的风依旧有些凉意,一身微汗的她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回家的路上两人各怀心事沉默不语。女孩儿还是耐不住先开了口。

  “你觉得我们能夺冠吗?”

  “优势很大,不出意外应该没问题。”

  “那你为什么还闷闷不乐的?”

  “没,没有呀!”

  “你不开心,我也不开心。”

  “我……”吴冰低下头骑车去没有再说什么。女孩儿有些尴尬,却还是一咬牙追上去。

  “你知道我喜欢你,对吗?”

  吴冰一惊,身体随之也是一颤,没有想到严鸿飞竟是如此直白,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没有回答等于回答,女孩儿心里一阵的绞痛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依旧是不甘心。他送她到了小区门口然后离去,始终没有再说什么。她望着他远去的背影,眼泪终于没有忍住。接下来还是上学回家,运动会。严鸿飞不辱使命夺了四乘一百米的冠军,然而在全班同学的欢呼雷动之下她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寂寞与哀伤。她为他而来,却没有得到他青睐。

  当惠惠和严鸿飞说起吴冰时已经是几个星期之后了。惠惠是宣传委员,平时和吴冰接触的机会很多,也是不错的朋友。

  “吴冰让我劝劝你。他说你是个好女孩儿,他不想伤害你,他心里一直放不下于悦,所以跟谁都不可能了。”

  “他是这么跟你说的?”严鸿飞狠狠地咬唇,心里的痛不用这种方式怎能压得过。有人说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我爱你你却不知道,她觉得那不对,最远的距离是你知道我爱你可你却唯恐避之不及。

  如果没有未来当下的温暖也好

  那以后两个人依旧会放学一起走,却再没提过什么。也许就这样做个好朋友就好,严鸿飞默默地想。吴冰和于悦偶尔会见面说几句话,却并没有再出双入对朝夕相伴。严鸿飞不明白为什么她喜欢他,他不能接受,而他心里有的那个人却也是拒他千里之外。这样的事情别说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儿,即使是历经沧海的成年人又有几个是可以想通的呢!在朋友的外衣之下又掩盖着多少纷乱的情愫。

  暑假随着盛夏一起到来,炎热的天气让人无处可逃,只有游泳池才能带来一丝的清凉。严鸿飞本来就喜欢游泳,以前只有惠惠愿意陪她,试探着问了吴冰,男孩儿竟也有同好,于是三个人经常会约着在上午人少的时候去泳池游泳。早晨和煦的阳光透过巨大的玻璃窗照射在泳池里,碧波涟涟。吴冰跃出水面摆动着有力的臂膀,背肌隆起,在一片水花之中起伏,健硕的身体如同一条鱼一样在水波中翻腾,让严鸿飞有些看的吃了。

  女孩子穿上泳衣会变成另一个人。扒在泳池边上喘息的吴冰竭力掩藏着自己的目光,坐在岸边的严鸿飞正一边踢水一边愉快地和水中的惠惠聊着什么,时不时扬起头发出清脆的笑声。随着笑声严鸿飞雪白而丰满的胸脯有节奏的抖动,仿佛要从泳衣的束缚中挣脱出来。少女刚刚发育成熟的身体,圆润而苗条,带着青草般的勃勃生机。吴冰忍不住把眼光偷偷的瞟向女孩儿,他羞涩却又无法自拔,即便是泡在如此凉爽的水池中,他依然能感到身体的炙热。不能再待在这里了,他再一次扑进水中希望能用池水给自己降降温。

  三个人从游泳馆出来时太阳已经烈烈的炙烤着大地。突然严鸿飞感觉脚下钻心的疼,停下来一看,白色凉鞋里已经血红一片了,脚底不知什么时候划了个大口子,刚才一直被水泡着没感觉,现在一走路摩的出了很多血。没发现还好,一看见自己脚下的血,严鸿飞心理一惊,腿不由得软了,惠惠一把扶住了她,不然已经跌倒在地。中午惠惠要去火车站接舅舅舅妈,于是只能吴冰一个人带严鸿飞去医院。吴冰扶着严鸿飞从医院出来时已经是中午了,因为父母都上班,中午饭本来就是自己凑合,加上伤了脚,吴冰放心不下只能带着严鸿飞在一家经常光顾的面店吃饭。严鸿飞吃的很慢,恨不得这顿饭一直都不要结束。饭后吴冰扶着一瘸一拐的严鸿飞回了家。他把她扶着坐在了床上,正要转头离开,手臂被一直手紧紧抓住。

  “你别走,再陪我待会儿好吗?”严鸿飞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也许是脚上的伤让她觉得此时的自己十分无助。吴冰有些不知所措,依旧往外走,嘴里念叨:“我给你倒杯水喝。”严鸿飞突然跳起,一把抱住吴冰的腰不肯松手。后背被两个柔软的东西挺住,男孩儿下身一阵的燥热。他扭头看着她,她可怜巴巴望着他的眼神让他脑子突然一片空白。他低头开始吻她,四片唇生涩的纠缠在一起。他不自觉地抓住了女孩儿柔嫩的乳房,粗野的将她推倒在床上,一切就这么发生了,错不及防却又无法阻挡。

  我们的心依旧遥远

  在卫生间清洗时严鸿飞听到大门关闭的咔嚓声,心随之一颤,等她再次走进卧室时发现吴冰已经离开了。他就这么的离开甚至都没有和她说声再见,留给她的只有一床的狼藉,床单上残留着他身体的味道。她就这么献出了第一次,为了他,她不后悔。如果没有未来当下的温暖也是好的。只是一切过后心中一片空虚,委屈汹涌而来,让她的脸上潮湿一片。

  直到严鸿飞起身去了卫生间,吴冰才仿佛从之前的激情中清醒过来,一场梦一般的真实,他不禁有些慌乱起来。第一次抚摸一个女孩子,第一次进入她的身体,他开始怨恨,恨自己一时的冲动,也恨严鸿飞就这么的让他做了不该做的事情。她并不是没有吸引力的,但他也是懂得什么是责任的,他付不起,至少他自己觉得自己付不起。心里乱的喘不上气来,他默默地穿好衣服离开,他不知道如何面对她,也许这么走了就可以不再面对。

  那天之后她没有再找他,吴冰却不知是松了一口气还是赌了一块布。一切都变得让他觉得不自在,不可控制。新学年是高中的最后一年,也是每一个年轻学子最重要的一年。所有人都无可阻挡的投入到如火如荼的高考奋战之中。他对她依旧不咸不淡,她却心中痛楚无限。严鸿飞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能够打动那个人的心,直到很多年之后她才慢慢了解,这个世界上的人分为欠了别人的和被别人欠的,而欠了别人的注定要用一辈子来还。

  整个高三一年就这么平静的过去了,吴冰考上了东北的一所大学,而严鸿飞因为分数太低不得不在母亲的关系帮助下去四川读书。临走前她约他见面,他来了却不说话。他不是不想说,只是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未来的一切是如此的新奇不定,他其不可待的奔向前路。严鸿飞哭了,第一次在他面前哭。她以为高中毕业,一切的压力都解除了,然而她发现她错了,他们的心依旧遥远,因为更多的未知男人更加兴奋,而她却更加迷茫。

  大学几年的寒暑假,都会有不同的男生被严鸿飞带回北京来玩。她发狠的对惠惠说:“我就是带给他看的,我就不信他不吃醋!”然而事实并不如她的想象,吴冰平静的仿佛一潭静水,两个人的关系就这样升华为了好朋友。严鸿飞有些无奈的苦笑不得,这不是她要的,然而她却无能为力。他不爱她,而且她越是努力一切就越是往相反的方向发展。然而也不是没有一件让她愉快地事情的,于悦终究还是没有和吴冰在一起,她没有考上大学,复读一年考上了西北的一所大专,第一年回来就带回了一个男朋友。严鸿飞心里想:“我和他没在一起,他和你也同样没有结果。”

  各安天命

  大学毕业后严鸿飞还是回到了北京,找了个通讯公司销售的职位。她喜欢这个工作因为可以见到各种形形色色的人,销售需要喝酒,喝酒又如何,喝醉了反而更开心,可以忘了尘世间的忧愁烦恼,可以不再惦念起那个人。认识李爽是在一个电子部举办的招待酒会上。严鸿飞跟着公司副总出席,为老总挡酒已有了些醉意,持杯转身时撞到了座人墙,把那人手中的酒碰翻在人家的西装上,他正是李爽。她转头一脸的歉意,双颊微红,一脸的惊异,楚楚可怜。就这一眼,李爽便再也无法忘怀。于是各种方法,他认识了她。他们同样是做销售的,只是在竞争对手公司,本是仇敌却生了情愫。李爽本是个不太会哄女孩子的,却也有些长处,他做的一手的好菜,于是先拿下了严鸿飞的胃,之后慢慢连人也拿下了。毕业几年,眼看着奔了大龄女青年的严鸿飞似是有些累了。人如果看不到希望总会失去坚持的信心,如果等不到自己爱的那个人,有一个爱自己的人陪伴也是好的吧!和李爽在一起的日子是温暖而恬静的,他经常是准备好可口的晚餐,傻傻的看着她一起吃,也并不会说什么感动的话。严鸿飞的心漂泊的久了,这样安乐的感觉让她舒服的有些晕眩。如此的日子也过得飞快,两人在一起三年,李爽比严鸿飞大了5岁,自然是着急想娶了严鸿飞,然而此时此刻严鸿飞却犹豫了起来。那个人,那个仿佛已经沉睡了的心思原来一直都是清醒地。他没有和于悦在一起,也一直没有结婚,只是不断的换着女朋友。偶尔他会给严鸿飞打个电话问候一番,仿佛两人只是多年的朋友而已。严鸿飞觉得委屈,可她又有什么理由怪他呢?从头到尾都只是她一厢情愿而已。她终是不死心,一日拨了他的电话。

  “我要结婚了。”她开了头,仿佛在期待着什么,却又有些决绝。

  “嗯…… 恭喜你呀!”他只说了这一句就不作声了。空气凝住了一般。

  “你就没有什么其他要跟我说的吗?”她还是没能忍住,她想让他说的难道他不明白吗?这么多年难道他就一点儿不动心吗?

  对面依旧没有声音,严鸿飞想哭,可她还是紧咬着唇忍住了。

  “回头我送你个大红包。”等了半天听到吴冰这么一句,严鸿飞的心如同掉到冰窟窿里完全失去了温度。

  “那先谢谢你了。”

  那天晚上严鸿飞对李爽说:“我们结婚吧!”李爽被这突然的惊喜几乎吓到了。激动的都没有等到第二天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远在千里之外的父母。

  婚礼当天吴冰并没有来,那天严鸿飞喝的大醉被李爽扶回了家,嘴里一直兴奋得叨念着:“老公,我爱你,我要告诉你,我真的很爱你!”听得李爽心花怒放的一夜无眠。

  不久之后吴冰也结婚了,从此两人几乎不再往来。

  一辈子太长

  人的一生是那么的短暂,仿佛一眨眼一辈子就过去了;有时它又是那么的漫长,当你欺骗着自己的内心,就会度日如年。严鸿飞以为自己可以从此过着波澜不惊的日子,平静而安稳的一辈子。然而,这个世界从来都是会捉弄人的,你以为你已踏上坦途,其实转过了这个弯又是一片泥泞。李爽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传统男人,他期待的是温暖平静的家庭生活。本来就不会甜言蜜语,也不懂得刺激与惊喜地一个人,安定下来之后就更是平淡乏味。

  几年的婚后生活舒适的让严鸿飞微微发了福,只是一直没有怀上孩子,两个人都有了个不敢碰触地敏感地带。李爽恼火,严鸿飞委屈,两人的话更少了些。这是美好的生活吗?是传说中的幸福岁月吗?严鸿飞总是不断地问自己,她觉得自己应该知足,却总有一团火在心里烧。一辈子真的很长,这样的一辈子长的让人呼吸困难

  同学建了朋友圈,那个人也在里面,在群里大家聊得热火朝天,他们却没有交流过一句。他发了邀请她默默接受,大家依旧默不作声,她看了他的朋友圈。他有了个儿子,很像他。她心里一阵的酸楚,彼此都有了幸福的生活,难道不是应该欣喜地祝福吗!

  有些事情该发生总会发生的,躲也是躲不过的,需要的只是时机。一个独自在家的夜晚,她喝了酒,给他发了消息:“你好吗?”午夜时已经熟睡得严鸿飞听到了电话铃声。

  “你一个人?”他永远都是这样的强势,总是能把人抓的死死的。严鸿飞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时心中泛起无法抑制的兴奋。漆黑一片的房间里她仿佛看到了瞬间闪过的火花。他们又见面了,他对她说:“这么多年,其实对我最好的还是你。”她无法形容自己的感受,是终于得到的快乐,还是一世沧桑的怨恨,她再一次毫不犹豫地投入了他的怀抱。他们开始频繁约会,带着罪恶的快感。有毒的东西总是让人上瘾的,无法摆脱直到有一天毒发身亡。

  为了怀上孩子,严鸿飞在医院做了各种检查,李爽并没有陪同在侧。在造影室里独自一人承受着撕心裂肺的疼痛,眼角滑落的炙热如同最后一根稻草让严鸿飞无力支撑。这次之后夫妻二人陷入了长时间的冷战,不久严鸿飞提出了离婚

  听到严鸿飞要离婚的消息,吴冰心下一惊,他本是只想给无趣的婚姻加点调料,却不想女人竟又动了真情。他知道自己付不起摆脱婚姻的代价,可严鸿飞渴求的目光又让他心碎。多少次床蒂间的缠绵,情话呢喃,他怎么忍心再伤她一次,可家里的幼子又怎能没了父亲!他劝她不要感情用事,她拼命摇头只盼着躲进他的怀里一生一世。箭已离弦无法回头,心已离开留下躯壳又有什么用处呢!李爽并没有太过挽留,也许是多年的无味的日子已经磨去了全部的激情,两人去民政局办了手续。

  爱过就好

  当兴高采烈的严鸿飞看着一脸愁苦只是低头抽烟的吴冰时,如同一盆冷水从头泼下。她甩头要走,他一把拉住她,她哭着捶打他,诉说着这么多年她对他的情愫,为他的奋不顾身。他抱着她低吼着:“我总不能为了自己快活让孩子这么小就没有了父亲!更何况我老婆身体不好,她一个人怎么照料孩子呢!”严鸿飞的心碎了,她的青春,她的爱情,一切的一切都化作泡影,全无意义。这一刻她明白她已不再是萌动的少年,虽然如今又是孑然一身,却再不能任性妄为。再说多少负气绝情都无用,他又一次舍了她,在他眼里她永远都是最后的那一个。然而无论如何,生活还是在继续,前面的路还很长很远。

  那个秋天,她和他说了再见,不知这一次是否可以永不相见,严鸿飞望着远方的起伏的群山紧紧地抱住自己的臂膀轻叹:这一生也许真的爱过就好!

  相关专题:

网友的读后感

关于于是,在那个秋天我们说了再见的读后感